全部
  • 全部
  • 平面图形
  • 图标
  • 背景纹理
  • Mockups
  • 字体库
  • 幻灯片模版
  • 其他
  • 样式/笔刷/动作
  • Ui Kits
  • 网站素材
  • 视频/3D

潘通色发布2020年度色:经典蓝(Classic Blue)

每到一年快要结束的时候,互联网就会用铺天盖地的年度总结来提醒你,这一年就要过去了,有意无意地,这些信息似乎总能掀动起一种情绪,“明年要认真过才是”,“新的一年要加油”,“接下来一年要对自己好一点”,诸如此类的感叹在新旧交替的关口总是格外鼓舞人心,效果惊人,说来说去离不开回顾和展望两个关键词。

明年会是什么样子”是每个人都会关心的问题,而那些能够给出答案的选手,往往会收获更多的关注和追捧,比如色彩公司潘通(Pantone)一年一度的新年颜色趋势预告,就是其中之一。

经典蓝(Classic Blue),这是潘通为 2020 年准备的答案。

640

它代表着无边无际的蓝色夜空,是一种永恒、持久的优雅色调,“带有保护意味的色彩,强调了我们对建立可靠和稳定基础的渴望。” 这是牛仔裤的颜色,山峰的颜色,大海的颜色。

640-1

潘通色彩研究学院的副主席 Laurie Pressman 则是这样解释的,“很多人都将 2020 年看作未来,但现在我们就站在这里,只是不知道该去到哪里,又该相信谁,经典蓝让人平静、安心,也给了我们继续前进的信心。

640

对于这一颜色的选择,大众的反应非常热烈(捧场):

640-2

用一成不变的颜色为整个行业注入新的动力,潘通的成功引来了同行们纷纷效仿,首当其冲的是油漆涂料公司。早在两个月之前,多家油漆公司便公布了自家的 2020 年度颜色,也许是担心自己苦心挑选的颜色被潘通抢了风头,于是在时间上抢占先机。更巧合的是,其中有几家公司同样从蓝色系中做了选择:

被《财富》杂志评选为世界五百强企业的涂料公司宣威·威廉姆斯,选择加冕海军蓝(Naval)为年度颜色,“因为蓝色让人联想起大海,帮助人们在平静和自信之间找到平衡。”

640-3

无独有偶,美国工业集团 PPG 也在蓝色系中做出了选择——瓷蓝色(Chinese Porcelain),“一种钴和喜怒无常的墨蓝色的混合物,带去平静和安宁的睡眠,同时也带来希望。”

640-4

此外,美国涂料公司本杰明·摩尔(Benjamin Moore)挑选的年度颜色是晨光粉(First Light),这是一种柔和的玫瑰色调,代表着“一片光明的新十年的背景色”。

640-5

另一家涂料公司贝尔(Behr)给出的是自然绿(Back to Nature),它主张回归自然,象征着生气勃勃的生活方式。

640-6

至于我们日常生活所熟悉的多乐士漆,交出的答卷是宁静的黎明(Tranquil Dawn),一种淡淡的绿色,是为“日渐分离的当代社会的解毒剂”。

640-7

虽然年度颜色在当下已经变成一场品牌争抢消费者注意力的混战,但是身为推行这一概念的鼻祖,潘通推选年度颜色的传统始于 2000 年,在这张图上你可以看到潘通历年来评选的年度颜色。

640-8

除了选出特定的颜色来代表一整年的流行趋势,潘通营销成功的秘诀也藏在每一种颜色的名字中。在这场色彩的命名游戏中,潘通不仅善于把大众不知道如何表述的颜色用专有名词来命名,而且努力为每年的年度颜色提供新的解读视角。

拿 2019 年的活力珊瑚橘(Living Coral)来说,这个颜色代表着无忧无虑,潘通希望借此传递出追求乐观态度的需求。

640-9

然而就在活力珊瑚橘公布之后,来自澳洲的创意工作室 Jack and Huei 立刻提出反对,理由是这种颜色根本不能向公众告知珊瑚礁目前因为全球气候变暖问题所面临的威胁,以及遭受的破坏,为此他们甚至自作主张,选出 2020 年度颜色——白化珊瑚(Bleached Coral),即珊瑚濒临死亡时的颜色。

640-10

不管结果如何,这场始终围绕着潘通展开的讨论,赢家是谁,一目了然。

再看 2018 年度颜色,紫外光(Ultra Violet)。介绍这一颜色时,潘通说“富有创造力和想象力的紫外光,照亮了通往未来的路。”

640-11

此外,流行音乐巨星 Prince、David Bowie 和 Jimi Hendrix(滚石杂志评选百大吉他手排行榜第一名)的名字也出现在这段解释说明中,“正是他们将紫外光带进了流行文化中”,用三位流行巨星来为其正名,同时缅怀他们的逝去,可想而知这个颜色有多么受欢迎。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 2016 年,彼时“性别模糊”的议题讨论甚嚣尘上,潘通干脆在这一年宣布两种颜色同时当选年度颜色——石英粉(Rose Quartz)和静谧蓝(Serenity)。

640-12

官方声称“这种选择的确反映出社会在针对性别平等和流动性的问题上的发展趋势”,当然也让大众知道了潘通是谁。

那么这些颜色究竟是如何被选出来的呢?

起初,年度颜色只是由几名员工在新一年开始前“商量决定”的,随后才变成一个十几人的领导小组潘通色彩研究所(the Pantone Color Institute),并且颜色的评选从前一年的春季便开始了,耗时长达九个月之多,这期间团队会留意一整年中频繁出现的颜色,最终做出决定。

640-13

听起来是一项漫长的工作,其实还有更加“变态”的部分——每一年潘通的雇员都要接受一项小小的视力检测:The Farnsworth-Munsell 100 色相测试,将四条色带上的 80 个色块按照正确的色阶重新排序,每错一个色块,就会扣掉一定的分数,总分低于 70 分则会被认定为色盲。

测试的界面长这样,是不是看起来非常简单🙃️

640-1

据员工说,考试当天他们绝不会摄入一丁点咖啡因,因为这会影响眼睛中的毛细血管。尽管得分低的员工不会被开除,但是将无缘参与年度颜色的评选。

年度颜色的胜利背后,是潘通对整个色彩行业领域的制霸。

1956 年,化学专业毕业生劳伦斯·赫伯特(Lawrence Herbert)在广告公司 M&J Levine 找了一份配色的差事,六年之后他买下了这家广告公司的印刷部门,并开发出一套将颜色标准化的系统——潘通配色系统(the Pantone Color Matching System),这便是劳伦斯·赫伯特梦寐以求的“色彩的通用语言”。

每一年潘通都会更新这套标志性的色卡,由此便可以保证从设计到生产,颜色精准无误,并且不用考虑生产颜色的设备。

640-14

下面这些数字能够帮助你理解,这家公司在色彩领域到底有多权威。

1867,这是潘通为平面设计师制定的色库中的颜色总数,从 logo 设计、平面印刷到产品包装,总有一款颜色是你想要的;

至于给时装设计师和室内设计师制定的色库,颜色的数量只增不减,总数达到了 2310,这款售卖对象为时装设计师的棉布色卡,售价为 7395 美元;

640-15

每张色卡都可直接拆卸与实物对比

潘通的飞速增长,也吸引到了庞大资本的注意力。2007 年 10 月,色彩测量仪器和软件的供应商爱色丽(X-Rite)以 1.8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潘通,五年后工业巨头 Danaher Corporation 以 6.25 亿美元收购了爱色丽。

事实上围绕着颜色展开的生意绝不只是年度颜色,虽然现在看来的确如此。在讨论关于年度颜色的阴谋之前,我想先请你看看在此之外,潘通还做了哪些文章。


 酒店


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潘通拥有一家主题酒店,从马克杯到椅子,凡是酒店中的产品都能和潘通色号一一对应,其中共有 59 间客房,分布在七个楼层,每一层颜色也各不一样,保证入住的客人可以根据自己当天的心情来选择喜欢的颜色。

640-16

640-17

640-18


 色卡


作为潘通最为核心的业务,色卡不止提供给室内设计师和时装设计师,在其与丝芙兰的合作中,潘通开发了一本肤色样本集来帮助用户正确了解自己的肤色,从而确定合适的妆容。

640-19


 酒店医护服


日本制服设计公司 FOLK 与潘通的合作则另辟蹊径,他们为医护工作者开发了 26 种颜色的医护服,除了考虑照顾病患的心情,每天穿着不同颜色医护服出现的工作者,也能够让病患清楚地知道今天是星期几。

640-20

FOLK 公司以潘通色设计的 26 种不同颜色的上衣和 18 种不同颜色的裤装

有了这些案例对比,接下来要向你揭露的“阴谋”就显而易见了。

2018 年宣布紫外光成为年度颜色时,潘通与线上艺术画廊 Saatchi Art 推出了艺术家 Angie Jones 为 Prince 创作的肖像画;

640-21

再往前的 2016 年,当选年度颜色的石英粉和静谧蓝出现在宾利 V8 敞篷跑车的车身上,只为了庆祝宾利位于德国法兰克福的旗舰店重新开业。

640-2

根据 QUARTZY 报道,在潘通年度颜色公布前几个月,公司便会与各类品牌展开合作,推出以即将公布的年度颜色为主题的产品攻占市场,这其中的逻辑不再是利用颜色更好地改善人们的生活,而是制造“流行”

这似乎与年度颜色诞生的初衷“反映颜色的流行”背道而驰——在接受 Fast Company 的采访时,潘通色彩研究所副主席 Laurie Pressman 是这样说的:“我们将‘年度色彩’视为一项教育计划,旨在强调全球文化中所发生的事情与其在彩色中的表现方式之间的关系,颜色的流行很大程度上代表了我们所处的时代。

于是,制造“流行”的过程中,问题也随之而来。

❶ 品牌是不是在偷懒?

当每年宣布新的年度色时,潘通就为消费者们提供了令人“欢欣鼓舞”的流行色卡。产品本身似乎不太需要创新更迭,只要有年度色这层流行的“保护色”,就摇身变成新的顺应潮流的产品。

640-22

企业们无法应对变化的趋势不要紧,不需要进行品牌重塑,甚至不需要更改品牌的主视觉色调和 logo 设计,只要开发出年度色的广告和产品,便“轻而易举”跟上了流行的步伐。

 

640-3

渐渐地,新产品越来越离不开这张色卡,品牌营销更加离不开这个角度,这只会导致品牌对于创新的门槛和挑战的欲望越来越弱。

❷ 放过设计师吧!

追赶“流行”的代价之一,就是对设计师的另一种变相压榨。每个系列的产品都有它的周期,对于不同行业和不同消费群体来说周期长短都不同。但是每逢年度颜色,所有的产品演变为一种颜色的狂欢,不管合适与否,昨天新产品的创意先放一放再说。👌

❸ 每年你眼里只有一种颜色

想象一下,当你眼前被同一种颜色包围时是什么感觉。这种情况通常在时尚行业和快销品中表现得尤为显著,当然他们这样做也无可厚非。

640-23

640-24

640-25

640-26

色彩营销集团(Color Marketing Group)在 2015 年的研究报告中认为,85% 的消费者是根据产品的颜色做出购买决定的,更有甚者,高达 90% 的冲动消费行为直接取决于产品的颜色

色彩驱动消费主义,苹果公司就是最好的证明,从极简的黑白两色 iPhone,到推出金色 iPhone,到玫瑰金,再到现在拥有六种机身颜色的 iPhone 11,这是一家科技公司不假,但是今天我们几乎不再为它的技术而狂热。

640-27

从苹果公司放弃生产彩色计算机至今已有 20 年,重拾这种设计也说明色彩流行趋势的重要程度。我们“需要”它来顺应世界,改变自己,这种想法不足为奇。毕竟在使用一年就更换新手机的习惯下,手机作为配件的硬件技术已不再是做重要的因素,外观成为消费者是否“心动”为之消费的重要原因。

换句话说,色彩趋势大大压缩了电子产品的使用寿命。毕竟低迷的销量似乎已经印证了消费行为的冷漠,色彩的刺激显得更加关键。

而回到年度颜色上来,色彩虽然驱动消费主义,也有着更多可能,不能只为消费主义而服务

就在 2019 年度颜色公布后,潘通和万豪旗下的独立酒店品牌 Tribute Portfolio 联合在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展上展出新装置。

640-28

640-29

640-30

这个装置打破传统酒店体验并重新构想,在服务台和酒店客房复制了活珊瑚的声音和画面,后来这一装置还前往萨凡纳、乔治亚州和鹿特丹展出。

此外潘通还与全球材料和创新咨询公司 Material ConneXion 及 Adobe 合作,使用 Adobe Stock 策划了一组可编辑的彩色图像供客户使用。

640-31

640-32

640-33

你我都知道,色彩几乎触及各行各业,绝不是看上去的那样肤浅。在塑造世界和我们的世界观上,色彩至关重要。色彩营销的成功也许同样反映出另一个事实,公众之所以对它产生兴趣,是因为大家对模棱两可的未来感到困惑,无论是气候变化还是政治正确,而粗暴地用一种颜色来概括充满变化的未来,无疑让这种困惑变本加厉。

还记得 Pantone 在二十世纪的最后一年向公众宣布,蔚蓝色(Cerulean)是能够代表 2000 年的颜色,当选的理由是“生活方式的趋势表明,消费者将会在新千年中寻求内在的平静和精神的满足”。

640-34

如今距离千禧年已经过去了十九年,这句话就像是一种美好的祝福,尽管那之后又有许多美丽的色彩成为年度颜色,我们依旧在“寻求内在的平静和精神的满足”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via 乌云装扮者

分享到:

热门设计资源

小咖创意公众号二维码 扫描关注